0592-5287511、5214040

首页 > 家教动态
厦门教师自己烧上“小锅饭” 来源:本站 作者:金老师家教

编者按 教师自发组织、自愿参与,不作强制、没有报酬,彼此之间不论职称、不论职务,在自由的学术氛围中平等表达,探讨与教学相关的各种问题。近年来,此类形式的非行政化教师互助组织在不同地区纷纷涌现,吸引了越来越多教师的参与,成为教师专业化成长的一条重要途径。相对于官方组织,这种自发的互助组织有何独特吸引力?教师能否从中获得成长的动力?本期深度,我们对此一探究竟。

  ■本报记者 熊杰

   近日,在厦门中山路附近的一家咖啡厅,20多名教师在一起举行了一次小型的读书会。他们五六个人围成一桌,每桌就是一个讨论组,大家共同交流《教师的挑战:宁静的课堂革命》这本书的读后感。在咖啡厅的小黑板前,4名教师依次讲解全书各个章节的内容概要,并分享自己的阅读感受。这是厦门教师成长共同体一次活动的场景,这个民间性质的教师学习团体,成立已近5年,目前动态成员已超百人,核心成员近30人。象这样在咖啡厅里交流读书心得已经成为他们的常态活动,每一两个月都会组织一次。

  一群人一起读书才有劲头

  据共同体的发起人段艳霞介绍,团体里读的书的类型主要有三种:一是经典教育名著,如《给教师的建议》等,二是权威的报刊杂志,如《教育研究》等,三是一些提升人文素养的书,如《人生中不可不想的事》等。

  “过去我常抱怨小学教师工作繁杂,没有时间读书,但是加入共同体后,我改变了。”潘品瑛是厦门实验小学的一名语文教师,现在是共同体的核心成员。2009年11月,她参加《走向卓越:为什么不?》的读书活动时,该书的作者任勇也来到现场。任勇向大家讲起了自己如何在教师、校长和副局长各个岗位上都坚持读书的故事,让她很受震动。“校长都有时间读书,我们没有理由不读书。”潘品瑛说。

  “加入共同体读书后,觉得自己不应只是教好书,让学生考高分,而是要成为儿童心灵成长的导师。”正是在这一理念的指导下,潘品瑛成立了“小水滴成长俱乐部”,组织本班学生家长和一些朋友成立“妈妈读书会”,共同探讨如何教育孩子,同时还组织家长带着孩子一起开展主题活动,从而让孩子们从封闭的家庭中走出来,在交流中成长。

  和潘品瑛一样,共同体中的成员对教育饱含热情、怀有理想,他们自发成立,自主活动,平时利用网络平台交流,还不定期地聚在咖啡厅,共读一本教育名著,或邀请教育专家与成员们一起畅谈教育热点,思考教育问题。

  记者了解到,共同体的百余名成员中,既有教研员、中小学校长、普通老师,也有高校教师、在校的硕博学生和学生家长。这些人是如何走到一起的呢?事情还要从5年前说起。

  发起人段艳霞是厦门市教科院的一名教育科研人员。她在厦门大学高教所三年读书期间,每周六晚上,基本都在高等教育学泰斗潘懋元先生家的“周末沙龙”里度过,这段经历让她很怀念。

  2008年6月的一天,在段艳霞的倡议下,五六个年轻教师聚在夏大,举办了一次读书交流活动,厦门教师成长共同体也宣告成立。从2008年6月至今,共同体举办了各种各样的读书活动,大家共读经典名著,分享彼此心得。有了团队的引领与促进,很多老师读起了一些以前没读却值得反复阅读的教育经典书籍,如《童年的秘密》、《教学勇气》、《静悄悄的革命》等。随着时间的推移,通过熟人带熟人,越来越多的人加入到共同体中来。

  从教师互学到前辈引路

  共同体除了一起阅读同一本书外,成员还经常一起进行研讨活动。

  一次周末,在厦门西林幼儿园,共同体的几名成员一起上一堂小型的家校互动课。课堂上,厦门湖明小学语文老师杜文斌为孩子们讲了“好饿好饿的毛毛虫”的故事,接下来,又为小朋友播放了记录毛毛虫生长过程的科普片,最后,厦门工学院的王艳霞老师带着家长和小朋友一起完成了手工毛毛虫的制作。

  西林幼儿园的园长宋远辉说,这次互动课请的都是校外的老师,一堂课里浓缩了故事、科普、手工,还实现了与家长的互动,这种课对老师教研提供了有益的启示。

  除了举行一些现场活动,共同体还请一些名师来做讲座和参加讨论,并为大家的成长出谋划策。任勇现任厦门市教育局副局长,他是特级教师,也是北师大的兼职教授。现在他经常以“非官方”的身份来参加共同体活动,在为大家的成长提建议的同时,也为大家讲解师范类高校关注的一些前沿性学术话题。

  年过八旬的徐报德老师长期工作在教育战线,曾担任厦门教科所所长。现在他经常来参加活动,他鼓励年轻教师大胆在小范围内进行改革,在工作上提高效率。

  一些在某领域有研究成果的学者也被邀请到共同体中来为大家做辅导。台湾课程与教学辅导咨询团执行秘书陈香吟女士,来自美国、到厦门大学做访问学者的霍泽瑞博士等都曾经来参加过共同体的活动。

  共同体的成员里也有一批在本地“小有名气”的中青年高级教师,他们以朋辈的身份带领成员成长。吕珈臻现任槟榔小学副校长,在厦门市思明区教育局设立了“吕珈臻名师发展工作室”,她经常在共同体中主持教研活动,组织年轻教师学习。

  厦门实验小学的李玲玲老师也成立了“凤凰树教研沙龙”,经常组织各地教师进行网络研讨。每次确定一个教育教学的小话题进行网络讨论,并因“问题小、策略新、效果实”而受到了许多教师的认同。而李玲玲也在带领大家做网络研讨的过程中,出版了专著《小学数学教师五项修炼》。

  民间组织为何频出名师

  “教师的专业成长需要多元的平台,教育部门和学校组织的培训,是规定动作,肯定是必需的,但教师往往也需要自选动作,做自己想做的事情,而共同体正好满足这种要求。”段艳霞说。

  记者了解到,共同体成员活动的所有费用都是AA制,这里并没有行政力量的介入。即使是任勇到共同体来,身份也不是厦门市教育局副局长,而是专家。任勇说,民间的读书会之所以能走出很多名师,首先是因为这些人酷爱学习;其次,志同道合的人在一起交流,开阔了视野,互相鼓励也为成才营造了氛围。

  段艳霞说,我们非常注重平等与尊重,比如组织大家研讨时,通常用词不是“通知”,而是“邀请”,这样才能让大家没有“工作式”或是“行政命令式”的压力。她还说,在这里所有的人,无论职称、职务高低,都是平等的。而厦门市教科院的庄力群老师则用更直白的话评论共同体,他说,这里一不发工资,二不评职称,谁也领导不了谁,所以平等,所以能“仰望星空”。

  在发起人之一、厦门实验小学数学老师刘胜峰看来,共同体最大的特点是,活动自由,发言自由,思想观点自由,没有对与错,只有合理与更科学,这是最吸引人的地方。

  在自由的学术氛围下,共同体的老师在进步。在2011年的教科研奖获奖名单中,共同体里有4名老师名列其中。刘胜峰老师获得第八届全国小学数学课堂教学比赛一等奖、首届福建省中小学教师教学技能大赛一等奖等奖项。黄辉鹏是翔安诗坂中学的英语教师,为了农村孩子综合素养的提升,他将业余时间投入到“节能减排”校本课程的开发与研究中,带领学生参加青少年科技创新大赛获得好成绩。

  不仅个体在成长,共同体的事业也在发展。目前,共同体已发展出了“小杜叔叔讲故事”、“小水滴成长俱乐部”、“凤凰树教研沙龙”、“吕珈臻名师发展工作室”、“小蜗牛互动空间”等5个新的学习共同体。此外,厦门教师成长共同体也应邀到台湾、福州的多所学校介绍和推广这种教师互助模式。

  “民间组织要实现长久发展,而不是昙花一现,那么核心召集人要有理想、有毅力,更重要的还要有奉献精神,因为这里看不见功利。”段艳霞说,“希望厦门有更多的共同体出现,只有这样,教师成长才能呈现出百花齐放的局面。”

  《中国教育报》2013年1月3日第三版

 

0592-5287511、5214040

  • 1免费在线测试;
  • 2免费诊断学习、心理和应试问题;
  • 3免费制定1对1增分计划;
  • 4免费课程资料;
  • 1对1个性化辅导

2015年同步一对一个性化辅导精品课程报名进行时!

高中
高一: 英语 数学 语文 物理 化学
高二: 英语 数学 语文 物理 化学
高三: 英语 数学 语文 物理 化学
初中
初一: 英语 数学 语文
初二: 英语 数学 语文 物理
初三: 英语 数学 语文 物理 化学